《上天山祭奠哥哥》这篇文章,不禁让我动容热泪,感慨万千。

未知 翠微亭2019-07-17 09:40

 转载:     (后附原文)   

读罢陈建聪《上天山祭奠哥哥》这篇文章,不禁让我动容热泪,感慨万千。

 

 

        作者通过叙述上天山乔尔玛祭奠哥哥的片断和其内心世界的描述,抒发了妹妹对烈士哥哥的怀念和愧疚之情,当文章写到“在天山深处,哥哥走了,家人没能送行,全家人感觉亏待了您一样……就穿一块石头压在胸口,非常沉重……站在哥哥墓碑前嚎啕大哭,三十四年了,一直未能来祭奠哥哥,把哥哥孤零零的丢在了天山……”这些言行无不表达了作者对哥哥的哀思和怀念之情,不觉让我泪流满面,感溉万千,充满对烈士战友的缅怀之情。文章同时讴歌了天山筑路部队官兵艰苦奋斗,造福边疆,不怕流血牺牲,为国威军威振奋的天山精神,这是一篇充满正能量,弘扬时代主旋律的好文章,值得一读。

        自从《等着我》播出陈俊贵寻找天山烈士亲人的节目后,引起了社会上的强烈反响,天山筑路部队勇于吃苦耐劳,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受到了社会上的广泛赞扬,寻找烈士亲人在全国展开。许多认识我的人看到节目后都问了我同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大部分烈士亲属为何三四十年都没去天山祭奠呢?我分析大概是其家人身体健康原因,不能长途乘车;或是家中财力不太宽裕,无力承受近万元的车旅费用;或许对烈士墓地不很清楚等等原因加以敷塞。今天当我在文章中看到作者写到“三十多年来,每当哥哥牺牲之日,全家人面朝西北祭奠哥哥,泪流满面……”尽管条件差,一直未能前往天山祭奠,但她和家人对哥哥的那份感情,着实令人感动。我想这就是中国农村老百姓朴实善良的一种真挚传统情怀。

       读罢文章,也有一种遗憾,那就是部队当年为何没有对所有牺牲人员的墓地立碑,以至到库车寻亲的烈士家人无法确认烈士的墓地,八十多个坟墓就有六十四个无碑,一个姓弓的妹妹无法确定哪座墓地是她的哥哥,让她悲痛至极,伤心不巳……对此,我们无权责怪部队领导,我想其中必有其因。试问,假如有烈士亲属要将烈士遗骨移回原藉,如果连墓地都无法确定,怎么向烈士亲属交待?

         令人欣慰的是,新疆伊犁州政府及民政部门对此非常重视,正着力处理烈士善后事宜,寻找烈士亲人已在各地展开。我们京山义工联、飞鹰救援队曹毕涛、张华、张世军、易治荣、夏勇黎义山、刘桂林、邱霞、刘文霞、毛育红等志愿者正义务帮助寻找汪先高、周卫民、陈善卫、石行荣烈士的亲人,这体现了党和政府没有忘记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祖国人民没有忘记当年天山上的筑路大兵。愿烈士英魂与天地永恒,与松柏长青。

 

 

附:

 

 

上天山祭奠哥哥

陈建聪 | 文

 

 

 

 

                    ❶  

七月初,新疆富裕的疆土上,第二季基建工程兵(武警交通部队)筑路老兵及烈士家属们重走天山独库公路的活动正式开始。

    蓝天白云下的乌鲁木齐,好像知道独库英雄和家属要重走天山独库公路的消息,整个城市沉浸在幸福快乐的节日之中,原来今天也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八周年,祝福我们伟大的党,生日快乐!

第一次出门竟然是三十四年后,去新疆探望和祭奠自己的亲哥哥。提起哥哥,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压抑在心头久久不能平静。坐在西行列车上,凝望着窗外不断掠过的如画风景,脑海里深处小时候哥哥的身影又一一沉现在眼前,往事一幕幕像电影镜头重复划过!我好像又回到童年时代,那个梳着小瓣子,穿着小花棉袄,在家乡的田野上,在那打麦场上,跟着哥哥跑呀、跳呀,而哥哥用麦杆、旧报纸做的雄鹰展翅风筝,总是飞的好高好远。

这时候,小伙伴们可羡慕我了,因为我有这样一个聪明的哥哥!我眼前又好像出现哥哥告别父母,离开家乡,奔赴军营临行时胸戴大红花,一身戎装,迈着骄健的步履,走在欢送队伍的前面,是那样地威武;而当时的的我,就在其中,未曾想,哥哥您这一去,便是永远!

 

(1979年烈士陈建录家人合影。前排中间者为陈建聪。后排右二为陈建录。陈建聪提供)

一晃三十多年了,哥哥,您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牺牲在了西部的边疆。在天山深处,您走了,没有给您送行,我们全家人都好像是亏待了您一样。每每想起这件事,就像一块石头压在胸口,非常沉重。三十四年来,每年到了您牺牲的那天,家人都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面向西北方,思念着远方永远不能回来的您。

我亲爱的哥哥,如今父母亲都不在了,他们临终之前都交待,那怕是再苦再难都要去新疆,上天山看看你们的亲哥哥一一陈建录!让他安心!

今天,终于在很多好心人的关注和哥哥的老战友们的关心爱护下,成行了这次筑路老兵和家属重走天山独库公路的行程。在接到军旅社行程计划书那一刻,当得知一切都能如愿以偿后,心中好像是有事一样无法平静,好像是这颗心己飞到了遥远的逶迤起伏的茫茫天山,见到了哥哥,在哥哥的身边长久地待着……

 

(前排右二为陈建录。后排左三为陈良,左四为老兵陈跃荣。此照片合影于1982年2月。陈良提供)

 

              

              ❷               

     

    终于到了,军旅社付兴林老兵,和广镇老兵哥哥早已在车站迎接我,让我觉得跟亲哥哥一样,倍感亲切和温馨。

这次重走天山路的筑路老兵,都集结在乌鲁木齐准噶尔宾馆,新疆乌鲁木齐市老兵旅游公司的领导及老兵们,热烈欢迎着我们从五湖四海来的老兵和家属们,大家分享这团聚的快乐,并合影留念。

由于伊犁州军人事务部,尼勒克县政府和军人事务局的领导们在乔尔玛等着我们这些烈士家属们,所以军旅社戴总派一号商务车,小韩师傅开车,把我们送到天山腹地乔尔玛。

一路上我们尽情地欣赏着新疆天山独库公路上美丽动人的风光同时,也深深感受到了这条被称作中国最美的公路真的是一条天路,一条英雄之路!

当到了哈希勒根冰达板,司机特意停下车让我们观赏这险峻的最高山峰,面对着巍巍雪峰,面对着茫茫天山,我情不自禁含泪高呼:哥哥,我来看你了--”

声音在天山深处飞扬,哥哥好像是听到了小妹的声音一样,用微风传递着他这三十多年的等待、期盼,这时的我,泪流满面,禁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三十四年啊,哥哥,未曾再见你一面,爸爸,妈妈,那伤神难过的眼睛望眼欲穿,三十四年,把你孤零零地丢在了天山……

(陈建聪在哈希勒根冰达板


 

                  ❸                

晚上十点多到了乔尔玛附近的唐布拉旅游宾馆,伊犁州军人事务局领导杨玲玉副局长,张芳主任(因为寻亲志愿者介绍,在网络上认识,也在作家郭文涟的文章里熟悉了她们)等领导们早就像迎接远方归来的亲人一样在这儿等候多时了,尼勒克县政府和县武装部的领导们也热情接待了我们。

在这期间,我也认识了其它几位烈士的家属:因在玉峰雪崩中牺牲的七烈士之一,四川籍林朝富烈士的儿子林亮和她伟大的母亲许秀花大姐等,山西籍弓荣生烈士的妹妹薛林爱,弟弟弓三旺等。好像是同病相怜,好像同是天涯沦落人,在这样的时刻,以这样的方式走到一起,特别的亲热自然,不久就成了好朋友了。

这一天的奔波确实是有些累了,该休息了。

 

(陈建聪一行在玉希莫勒盖达阪。陈建聪提供)

 

                ❹            

    7月2号早上,天蒙蒙亮时,弓荣生烈士的妹妹就出门了,等到吃早餐时才回来,见她手抱着一大束从天山乔尔玛河边的草原上,采集的美丽鲜花,还带着晶莹的露珠呢,原来是有心的林爱大姐,要用这天山独库公路上的最纯洁的鲜花,做祭奠天山英烈们的礼物。

阳光明媚天山深处的乔尔玛,正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光。我们在军人事务部张芳主任带领下慢慢的向喀什河边上的烈士陵园走去,从远处看那玉白色的大理石纪念碑怀抱在天山深处的雲林云杉之中,显得特别的庄严和富有深情。

守墓人陈俊贵老兵和夫人孙玉琴,等待在烈士陵园门口,欢迎远道而来的烈士战友家属。礼兵庄严肃穆的把花圈耸立在烈士纪念碑前。

全场人员面向庄严的英雄纪念碑默哀一分钟。伊犁州领导向英烈们致辞。林朝富烈士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儿子林亮,代表烈士家属,满怀深情地念了自己亲手写的祭文,他漫长岁月中对父亲深深的思念和历尽艰难的风雨人生经历,全部都写在这祭文之中,让在场的人动容热泪。 

 

(烈士家属与州退役军人局领导合影。陈建聪提供。前排左三为林亮。陈建聪提供)

之后,陈俊贵老兵又给当年筑路英雄们和家属们,讲解了烈士战友们的丰功伟绩。

弓荣生烈士的妹妹薛林爱姐姐满含热泪向烈士纪念碑献上她一早起来为英烈们采集的鲜花。

我特别同情敬爱她林爱大姐,在这之前,她和弟弟们去库车寻亲,始终没有找到烈士哥哥弓荣生的墓地究竟是哪里。那里有七八十个烈士墓,只有十多个有墓碑,其余六十四个没有墓碑。

她不知道她的哥哥是哪一座,也不知道哥哥究竟在不在这六十四个无名墓中,悲痛的心,让她一路上落泪满面,不能自已,但她显现了良好的素质和作为烈士家属所应该有的高尚的风格。那天在烈士陵园祭扫活动后,陈俊贵老兵夫妇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当时,这位林爱大姐和家人就把一面满怀敬意的锦旗,郑重地用双手敬献给这位感动中国的人物--守望天山的英雄!也表示烈士家属对陈俊贵夫妇的感恩之心!

 

(前排右二为陈俊贵夫妇。左一为陈建聪,其身后为弓荣生烈士的妹妹薛林爱。陈建聪提供)

 

           

             ❺   

          

    陕西宝鸡老兵广镇大哥,是哥哥生前亲密的战友。

那天,我来到亲哥哥的墓碑前,脑海里一片空白,时间仿佛一下子在那一刻停止了,我只看见墓碑上赫然镌刻着陈建录的字样,我就扑上去:哥哥呀,妹妹我终于见到您了,三十四年了,我们一刻也未曾忘记您呀……”

我边哭边喃喃自语地呼唤着:哥哥,哥哥,您能听见我说话吗,我带来了家乡的黄土,带来了村口您挑过水的那沿井里的水,把这黄土和井水洒在您碑前,陪伴着您,让您再不寂寞,您爱吃的酿皮、煎饼。姐姐们也用心做好让我带给您!如果有来世,请您还做咱爹妈心爱的儿子,让我还做您的妹妹!……”

广镇哥和嫂子看我伤感过度,说:妹子,我们还要祭拜那位您崇拜的排长哥哥和别的烈士哥哥们呢,别太伤心了!

 

(老兵王广镇与陈建聪在烈士陈建录的墓碑前。陈建聪提供)

    是呀,长眠在这儿的168位英烈都是我的哥哥呀!为了祖国和人民,他们在天山修路,吃的是压缩蔬菜,喝的是雪水,住的是四面透风的简易帐篷,早上,用开水把冻僵的棉鞋烫下再穿上,在风雪交加的天山深处,常常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无情的雪崩,塌方,哑炮,恶劣的自然条件,随时都在威胁着他们年轻的生命!

我们缓步来到石博涛排长灵位前,广镇哥哥神情凝重,在墓前洒酒祭典:

排长,我来看您来晚了,今天,我的心愿得以了却,您就安心地守望着天山,守望们我们共同修筑的天路,我还会再来看您的!"

 

(老兵王广镇在吐尔根乡北山坳里的烈士墓园里祭奠烈士。据悉,修筑天山公路的老部队今年划拨70万元,正在修缮烈士墓园。陈建聪提供)


我们又依次祭拜了那位武威的钱万太烈士。

在席进学烈士墓前,我止不住又热泪盈眶,这位烈士哥哥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十九岁这花样的季节!让人真的是可叹可惜,他的父母应该也是痛断肝肠吧!

不知不觉间,天已不早了,孙玉琴嫂子来墓地找我们吃晚饭,她关切地说:好长时间不见甘肃的妹妹,我就知道你又来看哥哥了,放心吧,有我和您大哥守护操心着这些英雄们呢,党和国家不会忘记这些英烈,边疆人民也不会忘记英烈们!

她的一席话,让我顿时感到心中有一股暖流在涌动!

为国捐躯、牺牲奉献的168位筑路英烈,您们是亲人的骄傲,也是家乡人民的骄傲,愿英魂与天地永恒,与枝叶长青

 

2019年7月9日 

 

(郭文涟拍摄于2007年8月) 

    留言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点击获取>
    注册

    京山生活网公众号推广

    关注生活网微信公众号 js0724c 长按复制

    复制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公众号>成功关注京山生活网

    关注公众号后,支持微信一键登录!从此不用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