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要以为只有你才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来源: 作者:华华 时间:2011-05-12 23:29 点击:

  餐桌上热闹起来,一派繁荣景象。表姐拿出珍藏的红酒,姐夫和夏雪喝老白干,据说是他们的最爱;我和小宝喝果汁。阿布茫然的望着我们。表姐给他倒上红酒。姐夫脸一沉:“阿布对酒精过敏。不能碰酒的。”我笑起来,原来他也有死穴。表姐给他也倒上和我们一样的果汁,阿布倒也不在乎喝什么,和小宝干杯喝得挺开心。第一次看到姐夫这样喝酒,一杯一杯一饮而尽。他们像是在斗狠。表姐忍不住站起身来,劝夏雪吃菜。姐夫话多起来,他指着夏雪对我说:“知道他有多厉害吧?那年在抗洪时,他一个人救了23个人,3天4夜没合眼。他是英雄。”夏雪脸红了,很少有军人像他皮肤这么好,细腻白皙的脸上红晕一片。姐夫与无论次地说着以前的光辉历史。断断续续的讲述了夏雪的过去现在,除了将来是未知的。一个曾经的英雄活生生的坐在我们餐桌上。其实我自小就喜欢传军装的人,再丑的人穿上军装都添了几分帅气。所以不免细细打量起来。他穿的是普通的警服,可能是白酒喝多了,外套脱下来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一边;深灰色的衬衣将他女孩般细腻的皮肤显现得更透明。俊秀的五官不失英气,其实他是很帅的也很耐看的。姐夫又指着我说:“默默呀,你不知道吧,他喜欢你好久了。”话音未落,阿布一口果汁全吐在小宝身上了。

  晚餐吃过,夏雪就告辞了。姐夫要我送送他。这么明显的暗示令人很尴尬。和他走在静静地林荫道上,晚风微微拂过脸颊,他低头点着一根烟,深吸一口,抬头缓缓吐出。从没觉得这烟草的味道如此好闻。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是父亲身上的烟草味道呀。到巴士站了,他突然走近我:“默默,你真不记得我了?”我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你表姐结婚那天,你穿着白色的纱裙,在我面前摔了一跤,我扶你起来,你却看都没看我一眼。可是那天你美得像个天使,我怎么也忘不了。默默。我喜欢你!”

  回到表姐家,小宝和姐夫已经睡了。表姐坐在客厅等着我。我拿着手袋准备离开时,她开口了:“默默。你不可以和夏雪走得太近了,他没房子,没车,连个工作都是暂时的,这样的人不会给你带来幸福的。”看我转身要走,表姐怒喝:“你听到没有,你爸爸不在了,***妈把你交给我,我有责任让你过得幸福。你必须抓住阿布,他喜欢你难道你不知道吗?”走出别墅时,我已泪流满面。街灯亮了,一栋栋别墅装着各自的幸福欢乐,可是我的家在哪里呢?拿出手机拨通电话,母亲的声音像从天空飘来似的:“默默。在做什么呀?吃饭了没有?”我深吸口气:“妈妈,我很好,就是想你了。你放心,表姐和姐夫对我很好,刚才去他们家吃饭了的。”似乎闻到家的味道了。

  快走到小区门口时,阿布突然从后面追上来。:“默默。你和那个家伙怎么回事?”我苦笑着看着他:“阿布,你想知道什么?告诉你吧,我就是喜欢英雄,夏雪算是最合适的。”阿布抓住我的手:“那你喜不喜欢他?快说。”阿布哪里不好了?他父母定居新西兰,他只是来帮王总的。想去哪里都可以。他可以无牵无挂的自由行走,而喜欢上我会成为他的牵绊。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地挤出来:“我很喜欢他,也许马上就会结婚了,刚才他向我求婚了。不过,我没答应,哪有这么快答应的,总要矜持一点吧?”转身就走,泪水又滑下来,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为他流泪?细雨缓缓从天空飘下,走出大门时我回头看见阿布还站在雨里。像雕塑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点击获取>
    注册